梓兮(人暂时死几个月)

欢迎来约稿
不给授权谢绝转载
雷肖战雷一切耽改

19篇坠梦同人

整整五篇纯糖

多好一人

煜琰/刺猬扎手吗

无脑流水账,各位担待了




今年的北京格外冷,才十一月就逼的人穿上了棉衣,祁煜向来不喜外出去吵闹的地方,也就在自家花园里逛逛


前一天晚上下了雪,白茫茫的一片还没来得及打扫,祁煜披了件外套随意走着,在拐角处忽然有一团浅棕色的不明物体窜了过去,祁煜被吸引了注意力,踩着雪追了上去


原来是一只小刺猬,可能是天有点冷想找个暖和的地方过冬,但花园修剪的太齐整,一片灌木丛也没找到,撅着小屁股就在往雪里钻,在察觉到有人靠近时“唧”了一声,更加努力地试图钻进雪里


祁煜看的好笑,只觉得这小东西怎么这么傻,连逃跑都不会的么


小刺猬好像听到了嘲笑声,可算露出头,浅灰色的头顶上带着一层薄薄的雪,一双圆圆的琥珀色眼睛带着疑惑和怯意似的,直直看着这个人类帅哥,在祁煜发愣的一瞬间溜了出去


愣在寒风里的祁煜:……


可能是单身久了,看只刺猬都觉得眉清目秀


只是那双不同于其他刺猬的眼睛确实很好看,通灵性似的,不然和老卢说一下让他留心它,拿到家里养着吧,祁煜想


老卢对于少主难得这么可爱的要求老泪纵横,表示一定会做到,并且在当晚就把刺猬逮了回去


对,逮了回去


小刺猬看起来有些迷茫,条件反射地进行自我保护,一身刺弄的老卢直接带上了厚厚的手套


看着被提溜在半空的小东西,正吃着晚饭的祁煜让老卢把它放在了餐桌上,叉起一片火腿试图喂它


只是它并不领情,缩成一团拿屁股对着祁煜


还挺记仇,祁煜暗暗记下,就这么与它僵持着


这几天也是太冷,找不到什么吃的,小刺猬还是屈服在了美食的诱惑下,直接一头扎进了放胡萝卜的盘子里,满足地吃着


“这么好拐?”


祁煜满意的表情让人以为他仿佛是拐到了老婆


和小刺猬的相处意外和谐,不像是老卢说的这刺猬太能扎人,混熟了之后小刺猬会主动露出软乎乎的肚皮让祁煜摸,连刺都是软的,甚至祁煜哪天不摸它都会唧唧地叫着去找他,被挼舒服了再满足地眯着眼睛躺在他腿上晒太阳


也十分好养,一小块胡萝卜就能让它翘着小短腿高兴很久


而他们晚上“同床共寝”的样子使老卢一度以为自家少主谈了场跨物种的恋爱


祁煜选择性忽视他复杂的神情,抱着刺猬又去花园里散步了


……


祁煜清早醒来,发现又下雪了,他习惯性地揉了身边一把,没有摸到熟悉的一团温软,入手是柔软的头发……


头发?


祁煜坐起来看向身边,一个陌生的少年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了棕色的卷发


祁煜声音瞬间冷了下来:“你是谁?”


少年睁开琥珀色的眼睛,见了他就笑:“早啊……欸?”


发现自己忽然变成人形,他惊惧之下又怕祁煜嫌弃他,连人带被子摔下了床


本来还不确定,看到这傻不愣登的样子,祁煜确认了这就是他的小刺猬


轻而易举把人捞起来,祁煜看着他,把床头上原本给小刺猬的胡萝卜挂饰系在他手腕上,声音很轻:“小刺猬,冬天有点冷,在我家呆着吧?”


“我叫顾琰!”顾琰不满这个称呼,纠正他之后看着自己的胡萝卜挂饰,然后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


纯粹的笑容与蓝天白雪相衬,如少年人最澄澈的喜欢





end.





老卢:都说了少主肯定是谈恋爱了……

ps:我坦白,我是抄袭了追木的日常,但我不认罪





【万圣与你||01:00】曜澜/校园一发完

澜被曜握着手腕压在墙上时,心里只想揍死这个话唠


“有什么事?”他抬眼,淡色的眼睛看向笑得一脸欠揍的人


他转学到这里的第一天就被东方曜盯上了,天生让人不敢接近的淡漠敌不住对方的厚脸皮,可能是因为对方的校霸威名,几个红着脸的小姑娘看着他自然地坐到澜旁边时,愣是吓得没敢去和帅气的新同学打招呼


倒是曜,带着惯有的笑和澜搭话:“交个朋友呗,新同学?”


好看的新同学看都没看他,手支着脸看向窗外正飘落的雪花,是万圣节了啊,澜漫无目的地想


从曜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瘦削极白的一点侧脸和仿佛覆盖着层冰的眼眸,其他地方被围巾遮的严严实实


他忽然就升起了把那人围巾摘下来的冲动,就像是想知道这个昨晚上刚转来就和一群人打架,毫不留情甚至完全不占下风的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样的


澜没空理会曜多彩的内心,这个傻逼学校可能除了成绩好,什么也不是,特别是澜坐到最后一排靠窗,墙皮簌簌掉了他一头时,那个自己完全没给一个正眼的人毫不留情笑了起来


“……”不爱说话是本性,于是前校霸·澜决定直接动手


却不想他抬手就被人握着手腕按了下去,然后少年人温热的手指替他拂去了头上白色的墙皮,不知是不是有意,还擦过了他的额角,莫名带来几分麻意


“啧,你怕冷啊。”头上的手撤了下来,只不过原本握住手腕的手得寸进尺摸向了他的手指,有些冰凉,曜又看了看澜包裹严实的脸,捏了几下他手感意外不错的手


正当这时,班主任进来了


“我们的新同学,澜……东方曜你又在干什么?给我滚到后面站着!”


他不说还好,一嗓子中气十足的骂声直接让全班五十多号人齐刷刷回头看向坐在教室最后的二人……交缠的手指,然后发出了“哇噢”的感慨


“你这人是不是有病?”澜在一群人的视线下忍无可忍抽回手,清冷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仿佛让人置身于冰天雪地,曜没感受到似的,和哄小孩子一样给他递了颗小姑娘们送他的糖,然后不着调地站到了后面


……


澜以为这人被骂过之后就不会再随便招惹自己,但事实证明他低估了对方的厚脸皮程度以及话唠程度,明明二人都不是住宿生,早上进到校园时却总是能看到曜的笑,以及递过来的一杯甜豆浆,还有就是一颗糖,和万圣节那天的一样


久而久之,澜竟然发现自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在平淡无奇的校园生活中有这样一个吵闹的人,也让自己没有色彩的世界有了几分趣味


不知是不是二人第一天的操作太过于让人印象深刻,全校的人都逐渐对他们的态度暧昧了起来,甚至于不少女生看着他们在一起走的时候会露出意味不明的笑


东方曜对于自己造成的局面非常满意,只是澜对自己好像还是不冷不热的


“你就不能摘下围巾啊,一直这么闷着,不热吗?”曜第无数次动手动脚,看着澜被围巾遮住的脸感到心痒痒


淡淡的眼神瞥过他,带着警告,于是他果断选择闭嘴


……


澜是想过那个人会派人来找自己的,却没想到这么快,他某次晚上十点多放学,直接被一群人堵住了


没理会对方的挑衅,他直接开始动手,只是对面人太多了,他打起来有些吃力,可习惯了孤猎,他也没想过会有人来帮他。正当一个人手中的刀快要到达眼前时,熟悉的手截住了它


东方曜的声音响起来:“这么不老实啊,又一挑多。”


澜没搭理他,甚至没问为什么他说的是“又”,只是眼底流露了说不清的情愫。多了他的助力,打的顺利不少,在对方狼狈的喊话逃走后,二人都有微微的喘


“谢了。”澜转身要走,却被曜禁锢在墙上,顺势就被摘下了围巾


围巾落在地上,而他堪称精致的脸露在空气中,路灯昏黄的光让澜的五官都柔和了不少


有些狼狈似的,澜偏过头,曜扳正他的脸,可能是刚才打过架的缘故,他的薄唇有些嫣红色,让曜忽然就口干舌燥起来


“有什么事?”澜问他


只是曜没有再回答了,转而,少年人炽热的吻落了下来——


“你有些甜。”

“我想是万圣节的糖太甜了。”



end.






坠梦同人文整合

截至2021.10.15



@符信 


关于理发 

《幻梦》 



@水韫竹肃 


是小太阳呀 

蓝光 

当追木来到梦境场(上) 

当追木来到梦境场(下) 

107隐藏结局 

 



@猴=mok 


【aph*坠梦】梦与现实之间 

【aph*坠梦】梦与现实之间 

【aph*坠梦】梦与现实之间 



@ZX 


【祁煜中心向】改变 

只是因为是你 

请不要借切磋的名义调情 

万里秋风不如你 



@梓兮 


珍视 

适应 

天空 

恶意 

冷吗 

哥哥 

双标 

醉酒 

黑化 

等待 

 

 

 

等我 

争宠 

小朋友 

捡拾记忆 

不真切的爱 



@槐杨 


祁煜的梦中奇遇 



@Dr.缠丸不出皮肤不改名 


关于胃疼 



@明清舊料 


今夜我爱你 

特殊 

天使制造者1 

天使制造者2 



@42.9% 


血色古堡1 

血色古堡2 

血色古堡3 

血色古堡3.5 

5月32日 

点撇撇捺点撇撇捺 

24h——part1 



@盗南橘 


可能性 

天光 



@阿布 


竹马文学 

(题目失踪了) 

除夕快乐 



@Sun 


意外的相遇 

回忆 

 

往昔 

缘分?是算计罢了 1 

缘分?是算计罢了 2 



@夹竹桃Aery 


神秘7.7 



@粉色的柠檬 


关于一个梦中梦 



@墨少青 


当太阳消失时,月亮在想太阳 



@愉暄 


诀别 



@土豆炖牛肉 


(题目失踪了) 



@故柒 


下雪了 



@楼雀 


破晓 



@SnackJaR 


顾希,足够幸福 






在冷圈产粮的太太都是神仙!

字/画真的贼多,就没整理(对不起我懒!)



CTMD打雷

我不怕

我不怕

我不怕

卧槽他妈的我怕呜呜呜呜呜妈妈妈妈吗啊妈妈妈妈妈妈我怕呜呜呜呜我怕

Q:梓兮兮你什么时候绿了!

9.24 ,别说你了,当时我都不知道

琰煜/不真切的爱

可以接原文114章看



看着祁煜有些单薄的背影,顾琰张了张嘴,喉头却苦的厉害,心中有一股强烈的冲动,驱使着自己想上前抱住他,说一句,说一句什么呢……


他们不该是这样的,那又该是怎么样的呢?顾琰目视祁煜消失在视线中,在房间门口站了良久,到腿脚麻木后才进房


靠在门边,他想到祁煜对自己这个并没有什么交集的人无微不至的照顾,看着自己时眼睛里偶尔会藏不住的情愫,深情又悲伤的让人心痛,独自一人背负众多感情,是少年人倔强的情感


此刻的顾琰却感受不到,只是心会在某刻猝不及防地疼一下


他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下了决心,顾琰走到祁煜房门前,敲了下门,轻声问他:“祁煜,现在有时间吗?”


无人应答,顾琰提高音量再次询问,里面响起了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还有祁煜的闷哼声


顾琰脸色一变推门而入,房里一片黑暗寂静,只是伴随着他的进入,走廊的灯光直直照了进去,给里面带来了光亮


祁煜就那么靠墙坐在地上,是顾琰从来没有见过的脆弱,床头柜上的东西掉了一地,看见顾琰,他有些狼狈地想起身


顾琰这才没有继续愣着,上前把祁煜扶起来


“你哭了?”搀扶间,顾琰无意触摸到祁煜眼角的一点湿润


祁煜是会哭的吗?可能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祁煜被扶到床上坐着,在顾琰打开灯时眼睛有一瞬间的不适应,泪花再次上涌


经过梦境和现实中一幕幕的轮番上演,疲惫和脆弱无法控制地显露,他偏了偏头:“没事,你先回去休息吧。”


几缕黑发被沾湿贴在脸侧,衬得祁煜格外白,还有眼角一点生理性带来的红


顾琰脑海中忽然出现他躺在草地上,闭着眼睛,衣衫尽数湿透的样子


清晰地像是自己真的经历过一样


然后顾琰伸出手,半跪在床边拨正祁煜的脸,那双黑瞳因为不适应光亮有些涣散,带着些水雾,映着自己的样子


满满当当的,全是他


对视许久,祁煜发觉二人此刻姿势的不当,他眨了眨眼,最后一滴泪水顺着细长的睫毛滑落,滴在顾琰手背上


顾琰被烫到一般撤回手,感到脸上唯一的热源离开,祁煜的眼神不动声色暗了暗:“忽然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顾琰抬头与祁煜直视


——又是那种眼神,顾琰恨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能看着对方说不出话


祁煜扯出个笑:“先休息吧。”


但下一刻,顾琰就抱住了他,祁煜错愕地愣住


“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这种在乎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就像是梦境场中顾琰即使已经不算个“人”,还会从水中救起祁煜


清新的沐浴露香气充斥了祁煜的鼻腔,压的他鼻子发酸,也说不出话来


哪是瞒了你什么,明明是一切,你忘了一切

少年人的爱意还未显露出几分就枯死在了梦境场的夜晚


祁煜苦笑:“没有。”


他不愿说,自己一个人承担就好了,顾琰现在什么也不知道,最起码自己还能每天看到他,最起码这里的他不会与自己针锋相对,不会只留给自己一个漠然的身影


怀抱渐渐松了下来,顾琰的卷发蹭在他脖颈处,有些痒


一句不真切的话语落在他耳边:“我是不是应该……你的,只是我忘了。”


可祁煜没有听到那个模糊的“爱”字,两人之间的错过和奔赴,太多了




敲门声响起,是老卢的声音


祁煜睁眼,面前是压抑的黑暗,让他喘不过气,梦境场受的伤仿佛还在隐隐作痛,刚才是一个短暂的梦吗?


即便在梦里,自己也是听不到那句“爱”的吗?


他踉跄起身,调整好表情,又是那个强大的祁煜了


他还得面对。




end.




 @容涟(私设连载ing—— 老师忽然给我发消息说我们俩被偷文了,于是刚起床的我飞奔去了话本……


p1:起因

p2——p7:搬运者和我文章更新时间及作品相似度(因为是一字不差我就没整调色盘)

p8:搬运者话本首页

p9:我在话本有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